首頁 > 文化 > 新聞

一飲一啜皆風華 時光中的食器之美 (上)

www.vkfkfb.live | 時間:2019-06-21 12:55:02 | 來源:中國食品報

  【中國食品報融媒體】(本報記者 辛明 文/攝)翻開歷史畫卷,一幅幅畫面躍然于眼前,中華文明繁星點點,深厚綿延……

  歷代相繼,不僅是王朝更迭,由于當時政權、經濟、民族和文化等因素,人們的飲食起居也發生著改變。與飲食緊密相連的器皿在不同時期同樣呈現出不同的人文色彩。

  新石器時代:農耕起源 陶器實用

  歷經舊石器時代的漁獵生活,新石器時代開始出現農業耕種。早在公元前6100年至公元前5000年間,河南鄭州新鄭裴李崗的原始人類就開始用石磨盤和磨棒將谷物攤開在磨盤上反復滾動、碾壓,以致脫皮。這也印證了在那時已有谷物種植。他們也會用此方法為摘來的堅果脫殼,并用陶罐來儲藏作物。

陶甑

  那時的人們用一種底部尖尖的小口陶瓶從河流中取水,用以飲用以及烹煮食物。陶鼎為炊具,底下生火,鼎里放入作物和水,煮熟食用,還窯制出船型陶壺用來飲水。

船型彩陶壺

  公元前2500年至公元前2000年時期出現了陶甑,底部鉆有孔眼,相當于現在的蒸屜,與釜和鬲配合使用,一改當時食肉只能進行燒烤,原始人類的烹飪也在不斷出現新的方法。

小口尖底陶瓶

  白陶鬶是當時主要的燒水和溫酒器皿之一,以高嶺土為原料制作,胎壁輕薄,質地堅硬,以1200℃的窯溫方可制成。新石器時代人群已有尊卑之分,白陶鬶有時也被用來當作禮器。

白陶鬶

  農耕的出現讓新石器時代人們的食物開始多樣,他們也圍繞生活的多重需求來進行陶器制作,涉及烹飪、飲水、儲藏等多方面,器物實用并已具有一定的美感。

  夏商周時期:王朝初現 青銅為尊

  這一時期,我國封建王權迎來早期形態。隨著政治、文明、經濟的初步發展,手工業由早期陶器開始大量向青銅器轉變,而青銅類器皿也被開始追求享受的王權貴族所注重,于飲食而言,則分炊器、食器、水器與酒器。

  鼎是當時用來烹煮食物的重要炊器,多為圓腹三足,也有方腹四足。對青銅鼎的擁有和使用,也是身份等級差別的標志,在周代就有 “天子九鼎,諸侯七鼎,卿大夫五鼎,元士三鼎”等規定。1939年出土于河南安陽的“后母戊”青銅方鼎,鼎身雷紋為地,四周浮雕刻出盤龍及饕餮紋樣,反映出當時我國青銅鑄造已具有超高的工藝水平。該青銅鼎為商王做祭祀之用,同時也象征著王權。

后母戊大方鼎

  新石器時代中期以前,我國已出現釀酒技術,在夏商周時期,則得到進一步發展,尤其國君與貴族間開始流行飲酒。青銅爵是目前已知我國歷史上最早的酒器之一,相當于現在的酒杯,其造型的獨特也與當時的王權與文化相連。

青銅爵

  與青銅爵同為酒器的還有“青銅鸮尊”,以鳥類為原型制作,采用地紋繁復、主紋鮮明、主紋上鋪的“三層花”技藝,工藝非凡。

青銅鸮尊

  晚商時期,還出現了功能更為革新的青銅三聯甗,以1976年出土于安陽殷墟婦好墓的三聯甗最負盛名。其原理來自新石器時代的陶甑,其上部為3個圓甑,下部為長方形器身,用以盛水,中間有箅以通蒸汽,這樣可以同時蒸煮幾種食物,相比新石器時代陶甑有較大提升。這反映出這一時期青銅技藝已達巔峰。

青銅三聯甗

  夏商周時期還有青銅簋、青銅卣、青銅瓚、青銅觚、青銅鬲等食器與酒器,都為功能與審美兩相結合。

  春秋戰國時期:群雄紛爭 冰鑒出現

  諸侯紛爭、百家爭鳴、人才輩出、學術活躍,春秋戰國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大分裂時期,但也催生了各家思想競相開花。據考證,《論語》中對于飲食提過41次。各諸侯國間的戰爭以及兼并,也推動了飲食的交融。戰國時期,漆器工藝得到進一步發展,也同樣被用在了飲食器皿的制作上。

  1973年出土于山東滕州的“薛子仲安”青銅簠,用來盛裝黍、稷、梁、稻等飯食,為春秋諸侯國薛國貴族所用。其形態略呈長方形,平口相合,有斜直的四壁,方形圓足。青銅簠產生于西周,在春秋時期受到了廣泛歡迎。

青銅簠

  春秋戰國時期,開始有名為“盞”的青銅器皿,用來盛飯的就叫“青銅盞”,其腹部如盆狀,與器蓋相互扣合而成。甚至還有用來冰鎮酒的“冰鑒”,由一個方鑒和一個方尊缶組成,尊缶內裝酒,鑒、缶壁之間的空間放置冰塊。作為世界上最早的冰箱,在春夏之季就可以享用冰鎮酒,非帝王家所能企及。

漆耳杯

青銅冰鑒

  青銅犧尊則作為當時的一種酒器,整體為獸型,并伴有紋飾,背部連有豆形器,顧為盛酒所用。

青銅犧尊

  在西周的基礎上,漆器工藝在戰國得到進一步提升,耳杯是戰國時期漆器中非常流行的飲食器皿,用黑、朱和黃三色相配,隱含了古人“天玄地黃”的觀念,幽深而沉靜。

  秦漢時期:一統天下 兼容并包

  秦朝一統天下,漢朝同樣開創了盛世,科技、文化這一時期更為進步。飲食更加多元,相應的器皿則在青銅的基礎上被賦予更多元素。

  秦朝統一了度量衡,并由官府發放標準量器,秦量多為銅質和陶質,有方升和橢量。其標準為,粟一斛,積二千七百寸;米一斛,積一千六百二十七寸;菽荅麻麥一斛,積二千四百三十寸。

  秦漢時期,酒文化進一步發展,盛酒的器皿也更為講究。1968年出土于河北滿城漢墓的“錯金銀鳥篆文青銅壺”,整體裝飾復雜的鳥篆文和花紋,并刻有頌酒詩文,闡明“充閏血膚,延壽卻病”的用途,是我國以酒為藥,養生卻病的最早記錄。

錯金銀鳥篆文青銅壺

  同為酒器,“鎏金青銅尊”為簠形,蓋上制作有環及飛鳥,器身一對鋪首銜環,器底嵌銀銘文,通體鎏金。在漢代,酒一般儲藏于甕、榼和壺中,飲宴時先將酒倒進尊里,再用勺酌與耳杯中飲用。

鎏金青銅尊

  進入盛世,對于食物的味道也有了更多的要求,此時青銅染器出現,染器中的耳杯用來盛醬、鹽等調味品,染爐用來使加熱,滿足當時人們喜歡用較燙的調味品濡食肉食的習慣。那時的調味品會儲存于四聯陶罐中,器型也兼具美觀及實用。

青銅染器

  這一時期對于糧食貯存以及日常取水的技術也有較大的發展。陶倉可將糧食分已春和未春時間貯藏;陶井已由過去的機械發展到具有轱轆和滑車提水,農業灌溉、日常用水都有更為便捷。

相關新聞

河内5分彩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