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新聞

一飲一啜皆風華,時光中的食器之美(下)

www.vkfkfb.live | 時間:2019-06-28 11:19:52 | 來源:中國食品報融媒體

中國食品報融媒體】翻開歷史畫卷,一幅幅畫面躍然于眼前,中華文明繁星點點,深厚綿延……

歷代相繼,不僅是王朝更迭,由于當時政權、經濟、民族和文化等因素,人們的飲食起居也發生著改變。與飲食緊密相連的器皿在不同時期同樣呈現出不同的人文色彩。

魏晉南北朝時期 政權更迭文化多元

這是繼春秋戰國后,我國歷史上又一個大動蕩、大分裂時期,戰亂嚴重影響了當時經濟與生活的發展。但這一時期也是文化與藝術多元發展的時期,儒、玄、佛、道互相競爭、彼此滲透。同時,各民族民俗文化豐富多彩、爭奇斗艷。比如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的制瓷業,并沒有因為戰亂而停滯,而是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尤其是在衣冠南渡以后,南方青瓷的發展達到了第一個高峰。在青瓷發展的基礎上,北朝晚期出現了白瓷。

另外,飲茶風尚也由最開始的巴蜀地區而沿江路傳播到長江中下游地區。

青瓷鐎斗

隨著飲茶風尚在江南的普及,鐎斗這一煮茶器皿開始流行。其形一般底有三足、旁有持柄,流行于魏晉,常被塑造成獸足的形狀,有的鐎斗兩旁還附有方便提攜的耳,或設有穿孔,方便系繩懸掛或隨身攜帶。鐎斗本為行軍用器,后傳入民間。東晉南朝時期,則有青瓷鐎斗,可放于火上或火盆里用于煮茶。

青瓷托盞

在當時,用鐎斗煮完茶后,再將茶水倒入青瓷盞中,再放茶托之上,便于防燙。當時的茶葉中已可加入姜、棗、橘皮、茱萸、薄荷等。

遼夏金元時期 民族割據特色濃郁

公元10—13世紀,中國北方先后出現少數民族建立的遼(契丹)、西夏、金、蒙古(元)政權,這也讓它們的民族特色文化得到更大的發展空間。無論在飲食還是飲食器皿上,都具有濃郁的北方少數民族色彩。

三彩釉印花游魚海棠式長盤

契丹族原是北方游牧民族,騎馬放牧游獵是其主要生活方式,因此扁體弧底、適于懸掛在馬鞍上的皮囊壺成了他們必備的生活用具。后來契丹人建立遼國,生活和生產方式與以往不同,皮囊壺也開始被陶瓷壺所取代。褐釉雞冠壺便是此類代表,被譽為“契丹人的仿皮囊酒壺”。器身施以褐釉,壺身兩大邊緣堆塑泥條以仿造皮革接縫,并裝飾以清晰逼真的針腳紋,形如皮囊容器。

同樣由皮囊壺演變而來的還有西夏褐釉剔花扁壺,其小口、卷沿,正面裝飾兩組牡丹花紋。西夏瓷器雖深受中原影響,但在造型跟裝飾上仍具有濃厚的民族色彩,扁壺側耳方便攜帶,用于飲酒或飲水,是黨項人最具代表性的瓷器之一。

褐釉雞冠壺

玉壺春瓶又叫玉壺春壺,是古時某種名為“玉壺春”酒的酒瓶形狀,早時的玉壺春瓶多為瓷器,至元代大多由金銀制作而成。元代是玉壺春瓶的重要發展階段,后世再做此物也多以此為原型。

玉壺春瓶

三彩釉印花游魚海棠式長盤,形如海棠花,配以黃、白、綠三色釉燒制,盤底落花游魚,造型美觀大方,為遼三彩中的精品。

隋唐時期 巔峰時代酒茶深入

隋唐時期,經濟發達,文化繁茂。飲酒作詩,喝茶交友在這時受到推崇。除了南方青瓷以外,北方白瓷在繼承了北朝技藝后也得到較大發展。

黃釉褐斑貼花瓷壺

1957年出土于陜西西安隋代李靜訓墓的白瓷龍柄雞首壺,是白瓷器皿的一大精品,具有鮮明的代表性。其壺口圓形,外擴,束腰式細長頸,壺肩一側塑一雞首,高冠圓目,張口作昂首啼鳴狀;與之相對的一側為直體曲頸伏首形龍柄,龍口銜接壺口沿,作飲水狀。

鎏金花鳥紋銀碗

歷史上,文人作賦寫詩以唐朝居多,飲酒成為一種雅道,酒具則成為雅器。唐代越窯青瓷瓜棱注子同為酒器,器身更高,呈瓜棱形,這也印證了該時期青瓷工藝的進一步提升。

白瓷茶具

黃釉褐斑貼花瓷壺將雕出的紋樣做成印模,再把模壓出的圖案貼在器物的胎體上,有時還在貼花上加飾一層褐釉斑塊,再施釉燒成。這也是隋唐時期瓷器里的杰出作品。

越窯青瓷瓜棱注子及銀杯

煎茶用的風爐和茶鍑、研茶用的茶臼、點茶用的湯瓶以及盛茶渣的渣斗,這套出土于河北唐縣的白瓷茶具,表明當時流行以煎茶法飲茶,而且過程考究。

白瓷龍柄雞首壺

唐代銀器的工藝也得到進一步發展,出土于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的鎏金花鳥紋銀碗,為葵瓣形口,內壁飾有兩兩相對的璜形圖案,紋飾鎏金,頗為絢麗高貴。

明清時期 強化集權選材考究

明清兩代,中央集權更為強化,民族也再次迎來大融合。政治、經濟、文化、生活上升到全新的高度。在飲食方面更為交融,清朝時期的“滿漢全席”可謂自古以來的集大成之作。飲食器皿也向更為珍貴的原料、更為復雜的工藝、更加美觀的外形轉變。

清乾隆碧玉爵

明代漆器工藝進入黃金時期,并出現“螺鈿”工藝,其是用貝殼薄片制成人物、鳥獸、花草等形象,鑲嵌在漆器上進行裝飾的。例如江千里制黑漆嵌螺鈿執壺,其白色螺鈿與黑漆相映襯,黑白分明,既優雅細致又樸實清麗。明代還在螺鈿基礎上,運用象牙、珊瑚、翡翠、玉石等珍貴原料,發明了更為高端的“百寶嵌”工藝,使得器皿五顏六色、富麗堂皇。

白釉葵口碗

白釉葵口碗,盛行于北宋,至明代依然被推崇。其碗口呈五瓣葵花式,釉色瑩潤白膩,素有“白如凝脂,素猶積雪”的美譽。于薄如卵幕般之胎體上壓印紋飾,明朝工匠爐火純青的技藝由此可見一斑。

江千里制黑漆嵌螺鈿執壺

清朝至乾隆年間,社會經濟、文化發展呈現出一派祥和繁榮的景象,對于文化以及器物的追求達到了巔峰,對于玉石更為推崇。乾隆皇帝會用金甌永固杯喝下新春的第一杯屠蘇酒,但在御制新春詩中也可看到“屠蘇延壽玉為觴”“玉爵屠蘇百禮洽”的詞句,可見除金甌永固杯外,玉制酒杯或玉爵都是清宮在年節宴慶時,飲用屠蘇的酒杯,象征長壽之意。而乾隆碧玉爵無論從選料還是制作來看,都極為考究,不失帝王之風。(本報記者 辛明 文 / 攝)

上一篇: 脈動助力考試季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相關新聞

河内5分彩规律